指尖的力量-黃渼娟老師
撰文/ 通識中心音樂賞析兼任副教授  黃渼娟老師
與〝北護〞偶然相遇

1993年從紐約回到台灣,很嚮往職業鋼琴家的舞台生活,對音樂的熱衷,只要有機會傳達,上山下海或在偏僻的地方都願意深耕。1994年偶然機緣之下,接到北護校方的電話,當時還不知道榮總對面有一所學校,況且沒有教過非音樂科系的學生,接到學校開課通知還不以為意,快接近開學,校方電話不斷催促是否可以給予授課時間,此時想著...要如何將所學,傳遞給現在的年輕學子,不以專業自居,而與年輕人互動交流,也是當時接任音樂賞析課最大的心得。

教書窘境、感恩學生的啟發
曾經教過兩位學生,一位遠從新竹來上課,從不遲到,從不缺課;另一位從羅東天天來回上課,那時候雪山隧道還沒有通車,每晚六點半到校,而且必須趕上最後一班九點五十分的台汽(現今國光客運),當下十分感動。心裡想這堂音樂賞析課可以給學生什麼,還是因為這堂課是必修課,會不會學生
 
覺得無聊,就拿來放鬆睡覺或者來這裡吃晚餐,所以想著如何能讓學生受用!當時不外乎從學生的報告、互動中給予回饋並隨時調整上課方式,十多年前,北護還是以護理系為大宗,學生就讀四技或二技,畢業後考取護理師執照去職場工作的辛苦與學習經歷,每個孩子都認真以對。像是夜間部的在職專班的年紀比日間班的年紀年長許多,學習態度是大大的不同,對待不同的專業領域更是認真的吸收新的知識,那樣的態度令人感動。

決心、勇敢的第一步 ~ 當起志工
我一直在想北護的學生可以這麼努力,如此篤定生命中想要的!也從學生報告中體驗到日間班的學生一個星期實習三天,共6-8科,那樣緊湊的生活與付出,面對種種壓力,心裡想這堂課不是護理的專業科目,我也並非專任教師,為何學生在情緒和學習遭遇困難時,願意提出來跟我分享和交流?事後想想因為彼此信任啊,所以才願意說出他們的困難,所以為何不把他們的困難當作是交心的橋樑呢?經由多篇學生的報告中,一度告訴自己要自告奮勇當起榮總的志工,為的就是想要體驗護理系學生的辛勞,於是成就了我應徵榮總志工的原因。

當志工的那幾年深深感受到,北護的孩子在面對壓力的情況下,藉由音樂來抒發情緒是我可以做的,讓學生們釋放壓力、心靈樂活是營養學分不缺氧的課,所以不能那麼隨便。有幾次當志工體會到生老病死的無常,甚至進入醫院情緒緊繃沒有笑容,臉色黯淡,看到灰暗的生命讓我重拾信心,而且能夠與北護的孩子互動交流,分享所學,感受到人與音樂融入的點點滴滴,就在每分每秒的生活經驗累積下,心靈確實要能夠聚足養分,充滿能量,時時刻刻掛著微笑,真的需要有很好的定力。多少人坐在輪椅上,看著前面是渺茫灰暗的路,即使別人幫你推著輪椅,那是別人的方向而不是自己的,說起來是多麼的諷刺。
 
  彈奏熱忱的生命力
  音符能給予孩子生命的動力,進而幫助他們展現自我,建立自信,總覺得應該發揮音樂的想像力,一直在思考要如何進入孩子的心。課堂上會用影片欣賞認識樂器、歌唱、音樂家面對生命的態度,畢竟非音樂科系的學校,在設備上匱乏一些,藉由影片、親自示範或透過一台舊鋼琴讓學生瞭解音樂家對音樂生命的延續,不是在教室裡所學的音樂知識才是音樂賞析,讓學生瞭解「什麼叫做LIVE」、「什麼叫做當下」,「什麼是藝術生命教育」。打破框架,不教樂理,讓學生用自己的方式去接近音樂,有搖滾、有電影音樂、有百老匯、有世界音樂、有古典音樂、有流行音樂、有台灣民謠、有動畫、有音樂和跨藝術領域,有張惠妹、周董…等等,讓學生體驗歌唱,實際從自己的身體出發,感受運氣與咬字的關係,到歡唱卡拉OK,他們才知道,原來歌唱與身體是這麼息息相關。又讓學生實際體驗「指揮」,從基本的指揮法開始,實際體驗指揮不是身體的動能科學而已,學生只有舉手在空中比畫個20分鐘每個就哇哇叫,這其中隱藏太多音樂藝術背後的哲學,何為詮釋?何為專注?何為精準?何為神韻?為何在舞台上,團員
不靠說話來傳情,而是無言中的默契卻是令在台下的聽眾各個如痴如醉,我想,這不是音樂家的個人魅力,而是「自信」,一個篤定的生命力量,一種快樂、自在、單獨的人生。有時候會教導聆聽音樂的方法,結合音樂冥想和音樂身心靈舒壓,也提到音樂療癒、藝術治療和繪畫讓學生體驗音樂對於一個人耳根上的刺激,其轉化到身體動能上的運用其潛能開發,其實這不是一堂「音樂賞析課而已」,個人把它界定在與生命相關的「藝術生命教育」的理念而努力。

以下是一些學生形容,他們心中的這一堂音樂賞析課的感想!
★這是一堂「能抒發壓力,認識自己,和透過音樂真正用深層的力量,對生命
湧動激發美感與創造力的一堂課。
★讓我們反思「學習的價值與生命的意義,從影片,從老師幽默及堅持理想循
循善誘的表達中,堅定自己要的是什麼」。
★上了一堂「會讓人感動的音樂賞析課,在面對專業繁重的課業,確實北護學
生真的非常需要音樂藝術的滋養,最起碼讓我們懂得身、心、靈放鬆」。
★「這是一堂會跳舞的音樂課,讓我在北護四年裡,開啟我的視野,更豐富我
再踏入擔任運動教練時,結合音樂與體能的專業跨領域」。
★「音樂賞析」是一個星期最能夠放鬆的一堂課。雖然目前只是選修,但可以
敞開心門收穫滿滿的回家」。

  課堂中都會安排讓學生帶著畫筆,讓學生隨心所欲畫出您想要畫的!把你當下的感受,用詩、短文描繪,我們常會拘泥於素描的臨摹而無法跳脫框架。奇怪的是,沒有規定要畫的主題,怎麼會畫出相似或不同的物像,哇!這就是創造力、這就是當下,這就是創造力的生命,絕對不用在課堂上乖乖抄筆記的。當敞開心門的時候,創造力會無限被擴大,建立自信心相對的視野也就不一樣。」這麼一來面對各系的專業科目,反而會用輕鬆的角度來面對,也就不會〝哎呀又要實習、哎呀又要熬夜趕報告〞,就不會應付繁重的科目和一本本厚厚的原文書,查閱很多單字和背很多的專有名詞,總是不斷要求自己達到老師的要求。我常跟孩子分享,生命來自於你的創造力,如果聲音抒發你的壓力,這不就是創造力的啟發嗎?讓你寫出來的病歷報告更人性化,在實習的時候,做好時間管理,幫助學生達到學習的目標,既開心又有成就感,只是用些技巧,其實就是不過度用力學習,效率自然彰顯,不就達到事半功倍的效用嗎!」 

 

 
經驗、改變
  來北護兼課過了一年又一年,跟孩子經驗互換和學習,有時候還會調侃自己去看病還會被學生認出來,多麼不好意思,曾經身體不適住院,結果麻醉醫師竟然是以前教過的學生,睜著眼睛是學生來認我,心裡想:我有沒有當掉這位學生呢?萬一當了就麻煩,會不會因為這樣,劑量就會不同,且我的性命掌握在他們身上。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學生一直囑咐大夫,傷口縫漂亮一點;當時體會到:「尊重別人的專業、欣賞別人的工作,不分類別,這就是生命態度;似乎我只能用音樂和孩子交心,但多年後,這些孩子長大成為社會的中堅人,卻用自己的專業在服務人群,好欣慰,引以這些孩子為榮。還有一位學生說:「原本很不能適應學校的生活,已經二度休學,如果這次復學再不通過,就再也不回學校唸書了,以前習慣翹課,是系上出了名的翹課大王,原本選這堂音樂賞析,也是來「充抵」學分的,沒想到這堂課出乎意料之外,有拆解鋼琴,有音樂冥想,有藝術治療,有指揮,有幼兒音樂詮釋與創作,電影配樂,更重要的是學到了體悟,學會去接受、學會欣賞自己,學會感恩與同理心,對過去的種種,更願意勇敢面對與挑戰,這是改變自己的轉捩點」。最後,這位學生順利畢業了。每位學生都有自己的故事,天天都在上演著真實的劇碼,沒有彩排,都是直播,如果音樂能像學生所說,或者像是身體的微血管,時時刻刻充滿愛、充滿美感、充滿能量,讓它暢通無阻,身體的器官絕對沒有不健康的道理,想要頭腦清楚、充滿生命的鬥志、面對競爭力,絕對沒有匱乏的理由啊!

  以前的音樂賞析是必修,後來改成選修,不管是必修或是選修,相信學生選了這門課,學生就是我的客戶,我和每位客戶都合作半年,客戶出錢,老闆出貨,只不過這個老闆賣的是「聲音」,是「音符」,是「身心靈的膠囊」,每週吞一粒放鬆的膠囊,膠囊進入血管,開始啟動,從感動音樂的喜悅豐富自身的心靈,活化身體的每個細胞,所以近五年的課程,大大的調整;從音樂的生命和音樂醫療的結合,跟幼保、運保、健管,脫不了關係,每位客戶都是我的寶貝,都值得好好對待。

  不管任何領域,都以「人」為根本,都跟人有關係。我喜歡把音樂賞析稱之為「生命賞析」。喜歡和同學分享,做一個人要有活著的感覺,從音樂分享歷程,讓學生清楚不是為服務「專業而專業」,而是回到「服務人群」罷了,如果從音樂課,先體會到如何放鬆,「靜」很重要,安靜的時候,心才會「乾淨」;心乾淨了,看這個世界都會很漂亮。

  始終相信每位孩子都是一部起重機,生命的方向,主導權永遠在自己的手中,將來這些孩子都是照亮北護的一道光芒,永不蛻變、永不褪色。我愛北護,也愛所有的孩子,因為這些孩子給了我陽光、給了我希望,更給我無限的微笑。將近二十年的歲月,獲取太多的寶貴經驗,這個禮物永遠珍藏,與其給予孩子,其實真正受用無窮的是自己。